《水形物语》体现了吉尔莫·德尔·托罗怎样的导演风格?

 在金球奖开奖之前,我以为在剧情类奖项的角逐中,《水形物语》会是最大的赢家,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我之前并不看好的《三个广告牌》。不过好在《水形物语》最终将重磅的最佳导演奖项收入囊中,这恰恰验证了我对这部电影偏爱的原因——吉尔莫·德尔·托罗真的是一位绝顶聪明的导演。

可能不少人都是和我一样,通过12年前那部《潘神的迷宫》才记住了托罗这个名字,虽然近年来他一直在商业片和电视剧领域摸爬滚打,可惜并无出众的成绩。当年那部电影惊艳了不少观众,追捧者奉之为魔幻现实主义的巅峰,当然也有不少人诟病其略显刻意和矫情,但无论如何,那部电影都让人们记住了托罗这位导演的惊世才华。

事实上,稍微关注一下托罗的职业生涯,你就会发现他是少有的电影全才,演员、导演、编剧、制片、剪辑、美术设计等等岗位他全部做过,甚至化妆也是他的老本行,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托罗自己的电影都能呈现出高度的统一性的原因。

 

从表面上看,《水形物语》所讲述的,是一个相当俗套的爱情故事,若是将片中的主角性别互换,你可能会更加清晰地感觉到这是一个类似“王子救公主”的故事模式。然而,这部电影却依然能带给观众非凡的动人感受,这与导演面面俱到的精巧构思是密不可分的,也正是这部电影藏巧于拙的过人之处。

曾经担任过《暮光之城:月食》等影片的艺术指导的保罗·奥斯特伯里这次在与托罗的合作中,为《水形物语》设计了一套非常具有统一画面感的场景,无论是冰冷潮湿的科研基地,还是幽暗凌乱的阁楼房间,都为观众营造出了一种晦暗斑斓的视觉氛围。

而摄影师丹·罗斯特辛极富层次感的镜头调度,则让影片的画面多了一重光影交错的柔和美感,每一帧画面都像优雅而沉默的梦境,每一帧画面都是多情而深沉的低语。

当然,《水形物语》的优秀绝不仅仅只限于影片独特的审美特点和画面质感,事实上它虽然搭载着一个传统的故事,其中却不乏匠心独运之处,使得影片在故事层面其实有着非常可观的可读性。你会发现片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是如此不同,亦是如此相似。

 

 

女主角艾丽莎,一个看似沉默内向的哑女,身居陋室,工作平凡,几乎是被时代的巨轮碾过之后,都难以留下一丝痕迹的人,但她的内心却无时不刻渴望着色彩。她操持着自己非常规律的生活,起床,煮几个鸡蛋,上个闹钟,然后赤身裸体地浸入到浴缸之中自慰一小会,刷亮自己的皮鞋,着装齐整地出门,和邻居看几眼电视,然后踩着轻快的舞步踏向走廊,在走出公寓大门的一瞬间,她会马上变成一个畏畏缩缩的清洁工。

艾丽莎这个角色的魅力,在于她身上的那种极富人性的矛盾色彩。她外表平凡不起眼,似乎与光鲜美丽无缘,但她依然会在琳琅满目的橱窗面前驻足,略带羡慕地看着一双高跟鞋;她工作单调压抑,但也会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忽而俏皮淘气地与拖把同舞;她独身独处,但也不会放过一天儿让自己错失性的愉悦。她的外壳有多么孤独寂寞,内心就有多么跃跃欲试,只待一次触摸将她彻底唤醒。

事实上片中的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孤独的灵魂,郁郁不得志的同性恋画家,成天抱怨的黑人主妇,深入敌境的苏联间谍,正常的生活中没人会真正关注这些被阴影笼罩着的存在——当然,还有那个怪物,更是被人类当做一件财产来争夺与毁灭,早就已经被否决了其生命的尊严。

 

 

就连片中的大反派斯特里克兰也是这样,一脸阴鸷险恶的他对任何人都难以真正的亲近与信任,就连妻儿也不例外。当妻子把自己丰满的乳房递到他的手上的时候,他还在低头喃喃自语要不要买一辆凯迪拉克,而当妻子在她身下娇喘呻吟的时候,他也依然还是一副冷若冰霜的表情——可能汽车才是他的真爱吧!

正是这群孤独的人碰到一起,才催生出了这样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每一个孤独的灵魂之间的碰撞,是会走向不断重演的毁灭,还是水乳交融的永恒?《水形物语》在立意层面,其实是对人类情感的深刻探讨,以及社会环境对人类情感的暗中促生与宿命般的扼杀。

片中每个相互关联的角色之间,都会有一些相互触碰的小小细节,其中对于“手”的描写处处可见,无论是艾丽莎第一次与怪物相遇就隔着玻璃的掌心相对,还是吉尔斯在与怪物互相摸头后的奇妙现象,就连大反派与女主角的交集,也是从两根手指开始的。

 

 

佛家讲“六根”为眼耳鼻舌身意,为心之外缘,是认识世界、与人接触的法门,而在《水形物语》中,对于“手”的刻画,其象征意义也有迹可循。就像斯特里克兰一开始就失去了两根手指,即使在强行接回后,两根残肢也难以重生而已不断腐化,甚至最终他一怒之下彻底掰断了自己的两根手指。而在片中,斯特里克兰则是除了对于捡到自己的两根断指的艾丽莎表现出了一种近乎变态的欲望之外,他对任何人与生物都是不屑一顾的,更不用说深入的接触与交流了。

《水形物语》作为一部浑然天成的奇幻电影,其在人物构建的布局上也不乏心思。虽然影片的故事背景处于冷战时期,但是片中人物诸如残障者、同性恋者、黑人、外来人甚至非人类的身份标签,在今天看来绝对是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的。豆瓣上有人说这是一个“所有的边缘人拥抱在一起就能对抗黑暗的世界”的故事,而托罗确实是把“政治正确”玩转成了一种工整的艺术,比之某些想要冲击颁奖季而刻意为之的政治正确之作,确实高明得太多。

 

 

最后,演员杰出的表演不容忽视,尤其是莎莉·霍金斯和道格·琼斯两人,都展现了逆天的演技。莎莉·霍金斯这位学院派的英国演员,虽然少有在电影中担当主演的机会,但其演艺经历却是异常丰富。她在《水形物语》中饰演的哑女,没有台词,仅靠眼神与手语就传达出了人物汹涌澎湃的感情,表演极富感染力。而饰演怪物的道格·琼斯,在出神入化的化妆与特效技巧的助力之下,同样是仅靠肢体语言,就成功地将水形怪物的灵气与智慧传达给了观众。

影片的结局是极度的浪漫,一如电影海报一般的唯美。艾丽莎的欢愉始于自我浸泡的浴池,终于相互拥抱的海洋,水的形状就爱的形状,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欢畅结合,就像张信哲唱的那句“爱如潮水它将你我包围”一般。

*图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Copyright © 1996 - 2016 8651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彭城视窗 彭城社区 苏ICP备05063195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50194

联系我们|86516.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徐州神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