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理解《三块广告牌》中对暴力与仇恨的态度?

 关于电影的评价一直分两派:一派认为电影要好好讲一个故事,一派觉得电影要搞出一种feel。看完妖猫传我觉得,导演也分两派,有的认为艺术服务于人性,有的认为艺术高于一切。

陈凯歌显然是后者。看完妖猫传我相信这确实出自于霸王别姬的导演,因为对于美的追求都特别极致。美人,香花,蝴蝶,爱,象征着美。为了美,少年可以去死,段小楼可以疯魔,诗人可以穷困潦倒,大唐可以灭亡。

但是不追求这种艺术上的美、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的人绝对是莫名其妙的,整部电影这说了个啥呀?啥爱不爱的美不美的,简直是胡扯。而陈凯歌肯定觉得在《无极》里十万大军为了看一下张柏芝撩衣服而不打仗特别地理所当然,因为这是世界最美的东西,怎么会有人不看呢?!他还觉得观众莫名其妙呢!一定有人为了美人不要江山,一定有人为了写诗而疯魔,一定有人为了极致的美付出生命!

这就是我国第五代导演的最终的集体追求:美。

这是特别精神层面上的一种追求,倒也不是一个女人好不好看这么简单。就像文人墨客笔下的美人一样,是一种“精神寄托”,一个符号,写得越美仑美奂,越渴求,越得不到就越苦闷。洛神也好,海伦也罢,都是看一眼就得疯,为了她们全世界都在送死,古今中外都是这个套路。杨玉环在猫妖传里承载着“三千种美于一身”,百姓眼里她代表了大唐开元盛世,诗人眼里是文学缪斯,皇帝眼里是对人间温情的寄托,少年眼里是爱情的象征。结果她死了,全崩溃了,大唐没了,文学灭亡了,爱情也死了。尤其是黄轩演的白居易,表现手法特别现代,白居易这个cp粉,为了写爱情同人文,卧底调查n多年,精神信仰就是“六郎和玉环是相爱的!”也不做大官,也不去赚钱,每天为了改一个字熬一整夜,现在正主亲自拆cp还跟你说“他不爱我,还杀了我还骗了我”。黄轩当场那泪如雨下:“特么的我那么多年信仰都碎了”就差跳楼了,你说疯不疯?

但呈现出来,不追求美的人,不搞艺术工作的,就会莫名其妙,这木头美人,也没啥灵魂,也没怎么着,你们都在疯啥?至于么?可笑么?荒谬吗?

没错,可笑,荒诞,疯狂,这就是艺术。而且是西方的艺术:)

整个第五代导演给人感觉都特别沉重,追求严肃的正统的艺术,又透着黄土地的苦大仇深。八九十年代的大小城市里有很多真正的文艺青年,严肃地谈论诗歌和文学(西方的),严肃地追求着艺术(西方的),放到现在,严肃只会让人发笑。立春里的王彩玲就是他们的群像,而且注意王彩玲学的是歌剧,不是昆曲。

我不下一百次看第五代导演的采访,不是“哈姆雷特”就是“唐吉诃德”很难看到他们聊点中国古典故事,就算聊了也是“这就是中国版的哈姆雷特!”比如赵氏孤儿,夜宴,荆轲刺秦王,切开一看还是莎士比亚。当然,这和第五代的生长背景息息相关,所有人都科班出身,是的张艺谋也是北电摄影系出身,很多人都是“进步艺术家”二代,比如陈凯歌田壮壮,都是在西方戏剧的浸淫中热爱上电影和艺术的。他们都被历史耽误过,耽误时也没忘记看禁书看毒草,都是罪与罚,红与黑,基督山伯爵。因此历史决定了拍电影的都是懂三一律的,历史决定了没有拍电影的是懂折子戏的,历史决定了进步的就是西方的。

所以当第五代们有钱了就开始疯狂拥抱自己想要追求的艺术之美。我要拍中国的荷马史诗!我要拍中国的哈姆雷特!我要拍中国的巴黎圣母院!于是就有了这一系列中国式历史大片。而且我发现这帮人都很自恋地觉得自己是吟游诗人什么的,比如白居易,其实就是个吟游诗人,白龙=卡西莫多或者骑士,极乐之宴=流动的盛宴,换个故事还是能套。问题是他们的西方美学素养很扎实,中国古典文化造诣没跟上。

所有的差评无外乎“这怎么是大唐”“这不就是日本吗?”“懂不懂历史?”说得好,问题就是没人懂,我们断层太多了,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中国国画精髓就是个虚,又不像西方油画那么写实,看也看不清,还不好留存,也不知道咋还原,大家都靠猜,自己还原一个自己的大唐之我解读。有的人说聂隐娘好,我看也是一样,古典文化造诣谁都没跟上,大哥别说二哥。现实主义的时候大家都挺牛的,因为扎根于真实,因为谈论痛苦。但有钱去追求“美”的时候都有点不得要领,虚。

但是我觉得很好,解读越多越好,尝试越多越好。“进步的思想”几经变革扎根于中国,“进步的艺术”也该阵痛个几次扎根在这片土地了吧。

最后,我知道日本人超爱白居易,但是空海最后说“就凭这点,你超过了李白”也太犯规了吧!!!

*图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Copyright © 1996 - 2016 8651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彭城视窗 彭城社区 苏ICP备05063195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50194

联系我们|86516.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徐州神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