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一只羊(外一篇)

   伏天一只羊(外一篇)

  
  
  文/刘梅
  
  
        在俄罗斯,没有什么是一瓶伏特加解决不了的。
  
  
        在徐州,没有什么是一碗羊肉汤解决不了的,羊对于伏天的徐州,就像一瓶伏特加之于俄罗斯。
  
  
        我曾经很不理解,对于火热的夏天去吃一盆热气腾腾的羊肉,喝一碗滚滚的奶白羊肉汤的人大不理解,仅仅是要那红辣椒油的辣还有香菜的香吗?仅仅是因为红绿相间的那种诱人的色彩吗?我知道羊肉性温,冬季吃羊可以抵御寒冷,增加身体热量。那大夏天的,天上下着火,嘴里吃着火,又是怎样的饮食习惯呢?
  
  
        吃伏羊是夏天的徐州一道亮丽的风景。提起徐州名小吃,就令人想起著名的烙馍卷馓子,锅贴饺和油煎包,而它们的绝配自然就是鼎鼎大名的饣它汤,而想到饣它汤就自然而然地想到这碗汤的缔造者——几千年前注重饮食和养生的长寿明星彭祖。后人都知道,当年彭祖研制的赖以升职获封的就是这碗著名的雉羮,却鲜有人知道,彭祖除了雉羮还推崇羊肉。《周礼天官》中有记载“春行羔豚,膳膏香”;《礼记月令》也记载有:“仲春之月”,“食麦与羊”,“医食同源”是中国饮食文化的一个重要传统。原来,先人们在用羊来满足口腹之需的同时,也不断的发掘出羊肉的药用功效。东汉名医张仲景和明代的李时珍在其著作中都有这方面的记载。羊肉的祛风寒功效看似与三伏天的暑热格格不入,实际上夏日湿热,人们食欲减退,体内积热,在这样的时候吃上一碗香辣美味的羊肉,不仅使人胃口大开,同时也能促人发汗,以热制热,驱散体内湿毒,补虚健体,对提高人的身体素质和高温天抗病能力十分有益。
  
  
        彭祖推崇羊,但据史料记载在徐州地区食羊的风俗形成却是汉高祖刘邦时代。《史记》记载,刘邦年轻时曾杀羊设酒宴客。徐州是汉画像石出土最多的地区之一,其中在汉王镇就有一块《庖厨图》,上面画有庖厨用羊肉烹制食物的场景:待考的羊肉串;悬挂的羊腿;有人在切肉,有人在生火,有人在炉灶上烤肉……那一串串的羊肉,炉子,都与现代无异,非常逼真。
  
  
        《红楼梦》第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脂粉香娃割腥啖膻”中,众人在红梅白雪中烧烤鹿肉,当黛玉笑说这些围炉的千金小姐公子哥儿是一群叫花子,说史湘云糟蹋了芦雪庵时;史湘云道:“你知道什么!是真名士自风流,你们都是假清高,是最可厌的。我们这会子腥膻大吃大嚼,回来却锦心绣口。”每读到此时,我都忍俊不禁,似乎鹿肉的腥膻和芦雪庵的联诗都扑鼻而来。鹿肉再膻能膻过羊肉?我是不喜欢吃羊肉的,羊肉的腥膻是我享受不了的。但一个伏羊节下来,满街炙烤的肉香和人们集体过节的热闹让我大大的改观,我可以像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林黛玉一样,稍微吃上几块。不同的是,她吃的是鹿肉,我吃的是羊肉。
  
  
         一座城市是有味道的。比如夏天的徐州,入了伏,大小羊肉馆便宾客爆满,一桌伏羊宴开启了气温和饮食的烧烤模式。街上的每一缕风里都飘着羊肉的膻香,辣椒的辣香和香菜的清香,三人相约,五人成团奔涌而来,就连抵制这种味道的我也被朋友拉进了吃伏羊的大军。菜用盆装,啤酒一开一溜瓶子,跟古代侠客一样豪迈的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热腾腾的羊肉腊皮、滋滋响的烤羊腿,孜然羊腰,羊肉山药煲,羊肉串,配以油炸臭干,蚝油生菜,高邮松花……置身其中,推杯换盏,早已忘了此肉即羊肉,忘了朋友之间有些微的小芥蒂。吹开一层大花摞着小花的红油,吹开挤挤挨挨碧绿的香菜段,吸吸溜溜的喝一口麻辣鲜香的羊肉汤,那滋味,堪比史湘云吃肉作诗的酣畅快意!在徐州,没有什么是一碗羊肉汤解决不了的。
  
  
        羊作为一种主要的肉食,在徐州的伏羊节发挥得淋漓尽致!没有哪一座城市如此重视养生和食疗,没有哪一座城市在入伏的时节如此轰轰烈烈去办一个美食赛。这些来自民间的组织,各个大酒店、羊肉馆、养生和烹饪的倡导者,自发起来在养生的鼻祖——彭祖的祠堂前举办大规模的伏羊节仪式。
  
  
        彭祖园绿阴覆地,湛蓝的天空底色点缀着朵朵白云,阳光和蝉歌如瀑般倾泻,在枝桠间流连穿梭。有幸参加2018年的伏羊节,早上八点,那个八百岁老祖宗的祠堂前,就已聚集了大批的行礼者和观礼者,那是带着高帽、穿着雪白厨师服的厨师。台上,各个代表依次给彭祖行跪拜礼,鞠躬礼,上香……音乐声震耳欲聋,锣鼓敲起来了,五彩斑斓的雄狮舞起来了;巨龙在腾飞;一群年逾花甲的太极师傅把一套拳打的虎虎生风又有着翩翩的美,和那些舞龙舞狮的小伙子一样,在汗水里开出别样的花朵。
  
  
        在徐州,每一年的入伏都是伏羊节的开始,每一个伏羊节都是吃货大快朵颐的时候。爆香的羊肉,孜然的香,早已调动起全部的味蕾,把夏天的食欲不振赶得远远的。在徐州,流传着这样的谚语:“伏天一碗羊肉汤,不劳医生开药方”,确实,吃的开心,汗出如浆的感觉是无法言传的。
  
  
        有朋友在临下高速时打电话给我:“早就听说你们那儿伏羊节的热闹,今年正好路过,我有吃一只羊、喝一坛酒的欲望!”
  
  
        哈哈哈,我笑着连连答应。宴有伏羊宴,酒有沛公泥池,喝醉了咱们就唱“大风歌”,喝晕了就夜宿“燕子楼”,在徐州,信手拈来,都是一个美丽的传说。
*图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Copyright © 1996 - 2016 8651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彭城视窗 彭城社区 苏ICP备05063195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50194

联系我们|86516.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徐州神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